秦政_

存戏。

秦政#

慵懒翘腿坐在皮革沙发中,随手拿过桌上低矮玻璃杯中辛辣液体品尝。笑容温和的制服侍者背手恭候,腰藏利刃。沉睡的雄狮微眯双眼接过猎物的祭品。

名单.....?潦草瞥眼成列姓名,熟悉至极的名字映入瞳孔微张,顺目光右移——枪支走私。
这可是条大鱼。政府严令禁止了,只可惜那条条禁令就算颁布也形如虚设,没有任何威慑,偏偏这次被查举?偏侧脖颈虚假微笑,目光扫过目前几个低头不语的家伙。

叛徒。

警署里的人整天也只知道吃喝玩乐,听说最近新调来了些人,警长也换新,但大概还如前几次,根本没有万象更新之象吧。思忖着,习惯性扯出嘲讽笑容。要是他们有点作为,倒还有趣些——

三指轻握酒杯转腕摇晃些许弧度,杯中白兰地酒面波荡堪堪触上杯沿,退下,没有一点滴落。侧目笑眼打量一群满脸恐惧的小家伙。

喔,知道害怕了?

着装和室内都是过于黑暗的色调,太压抑了。

“ Get a place ready. ”

对身侧近人言毕,周遭唯剩呼吸声。抬手解开衬衫最上两颗扣子,还是不习惯约束。扬手将仅剩的白兰地送入喉咙,随喉结滚动滑入胃腔。刺激的口感针刺般麻痹口腔,不自觉笑笑想着自己还是不适合这种烈酒。放轻力道酒杯接触桌面发出清脆声响。转身抬步向室门行去。

“金钱,欲望,权利…甚至更多。而你,只需要付出你的忠诚。

别做那只背叛的知更鸟。好好考虑,然后谨慎做出答复。”

低头凝视地板蜷曲纹路许久,低笑自语。
要变天了。

门框撞击锁钥发出厚重低响。

新家家宣

#求kkkkk#
#现原#
#秦雄逐鹿#

—————————
Who killed Cock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黑暗处传来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愉悦,尾音由于激动而颤抖着。垂着向下的手里提着一支滴血的箭矢,听到问话后骄傲的举起箭晃动两下,未干的鲜血被甩到了远处。
With my bow and arrow,
用我的弓和箭,
I killed CockRobin.
我杀了知更鸟。
麻雀忍不住歌唱。

Who saw him die?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迎着月光做出拥抱的架势,皎洁的月光照的他面色苍白,近乎透明。片刻后低垂下头,略带悲悯的看着远处毫无声息的尸体。
With my little eye,
用我的小眼睛,
I saw him die.
我看见他死去。
苍蝇垂眼叹息。

Who caugh this blood?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谨慎的将盛满血的碟子护在身后,眯着有些模糊的眼睛盯着尸体看了会儿,冷笑出声。
With my little dish,
用我的小碟子,
I caugh this blood.
我取走他的血。
鱼将血一饮而尽。

无论是打算寻个地儿养老,
还是正当盛年但求一败,
只要你有语c的爱好,秦家,恭候您的到来。
我们等着你。
是个新家,来了就是家人。

首招三十。
213769731
213769731
213769731
加群废戳po企鹅2665667739
或私信po

1.入家交人设,微审100+,扛家中审300+。没别的意思,就是避免奇葩,可重家。

2.婉拒玻璃苏白娘,半白不禁,韩圈注意别太过就行。blc群限女皮五,来了全家宠你。

3.图签名三选一强制,不定期检查,一次提醒二次警告三次好走不送。

4.家里别闹事,个人矛盾别影响家里内部和谐,小事尽量小窗解决,解决不了找扛家调节。执意在家里闹事给你一张飞机票。

5.进家改备注,月清,尽量保证出勤,三党或三次有事请假说明名片后挂假。

6.家里不禁cp,不禁扩关,但禁拖家带口拉小圈子。

7.禁黄豆禁广告禁刷屏,三次别提别问,这事大家都懂

8.退家给个理由发公屏200+。

9.来了就是家人,有什么苦别藏着掖着。

10.强行十条。

怎么办
我只想约你
——谈情说爱

【蓝雨】职业选手不要喝酒

许长陵——明哲保身:

#是粉不是黑!是粉不是黑!是粉不是黑!我爱我庙一辈子。
#有毒,非常有毒。
#前黑后秀
#于是我很不厚道的打了郑徐tag







职业选手不要喝酒,徐景熙第一次体会到这句古训的正确性。前人的经验不可不听啊不听是要遭天谴的!
不过就是给队长庆生你们,是要造反啊还是起义啊……你们怎么不把KTV屋顶掀了啊???
作为惟二清醒唯一正常的人徐景熙压力真的很大,很大。比郑轩还大。
喻文州喝的倒不多,面上看着脸不红心不跳和善微笑。不过,确实是醉了。四平八稳起身,拿话筒,点歌。徐景熙其实一句话都不想说但还要昧着良心鼓掌,队长这首歌唱的真好,真好听。把《纤夫的爱》这首歌男女主角深厚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个鬼……
黄少天醉的分外明显,因为他已经沉默了十多分钟。被怂恿着才去点首歌,其实唱的挺好听的。不过他唱分手快乐是几个意思啊?徐景熙不是很懂,感觉这里面,很有故事。
宋晓喝上头了不知道什么毛病一把抱住身边靠在沙发上睡过去的李远就开始哀嚎,凄凄惨惨戚戚。“贵妃啊!朕的贵妃朕的玉环呜呜呜!”徐景熙不愿承认自己没文化还专程去百度一下,一把捂住未成年人卢瀚文的眼睛。
蓝雨年度大戏,唐高宗宋晓和杨……李玉环李远。很好这很蓝雨。
分批把醉鬼们运回去是件苦差事,幸而蓝雨俱乐部离这家KTV不远徐景熙打电话叫了几个技术部大兄弟来帮忙。忙活完一通把队里大爷们都塞回去,徐景熙才回头看向最角落里的人。
郑轩一晚上没怎么说话,斜倚在角落半梦半醒。此时低着头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瞎乐什么。“郑轩大爷,回队了。”徐景熙凑上去拉他,正准备抢过他手机,郑轩突然就发了急,捏得死死地抬眼瞪他。徐景熙看他这样子也没辙,无奈叹了口气松开手。一手拉起他半个身子撑着跌跌撞撞往外走。
郑轩不反抗,挺乖顺的任他半拖半抱,耷拉着眼念念有词。徐景熙好奇的侧过脸贴上,“阿轩?说什么呢?”湿热呼吸喷在耳郭,郑轩粘粘糊糊念着一个词。
“徐景熙……景熙……”
徐景熙脚步顿了顿,一箭穿心。
回到宿舍把郑轩往床上一扔,手机从手心滑落在地板上碰撞出脆响,屏幕亮起来,徐景熙不过扫一眼就知道郑轩看了一晚护得死死的东西是什么了。
是他的侧脸。也不知道郑轩那家伙什么时候偷拍的。
想起郑轩先前小孩子般的举动徐景熙没忍住笑出声来,翻出手机拍下弹药专家一张睡颜。

谁说喝酒没好处来着,这不有福利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