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政_

存戏。

秦政#

慵懒翘腿坐在皮革沙发中,随手拿过桌上低矮玻璃杯中辛辣液体品尝。笑容温和的制服侍者背手恭候,腰藏利刃。沉睡的雄狮微眯双眼接过猎物的祭品。

名单.....?潦草瞥眼成列姓名,熟悉至极的名字映入瞳孔微张,顺目光右移——枪支走私。
这可是条大鱼。政府严令禁止了,只可惜那条条禁令就算颁布也形如虚设,没有任何威慑,偏偏这次被查举?偏侧脖颈虚假微笑,目光扫过目前几个低头不语的家伙。

叛徒。

警署里的人整天也只知道吃喝玩乐,听说最近新调来了些人,警长也换新,但大概还如前几次,根本没有万象更新之象吧。思忖着,习惯性扯出嘲讽笑容。要是他们有点作为,倒还有趣些——

三指轻握酒杯转腕摇晃些许弧度,杯中白兰地酒面波荡堪堪触上杯沿,退下,没有一点滴落。侧目笑眼打量一群满脸恐惧的小家伙。

喔,知道害怕了?

着装和室内都是过于黑暗的色调,太压抑了。

“ Get a place ready. ”

对身侧近人言毕,周遭唯剩呼吸声。抬手解开衬衫最上两颗扣子,还是不习惯约束。扬手将仅剩的白兰地送入喉咙,随喉结滚动滑入胃腔。刺激的口感针刺般麻痹口腔,不自觉笑笑想着自己还是不适合这种烈酒。放轻力道酒杯接触桌面发出清脆声响。转身抬步向室门行去。

“金钱,欲望,权利…甚至更多。而你,只需要付出你的忠诚。

别做那只背叛的知更鸟。好好考虑,然后谨慎做出答复。”

低头凝视地板蜷曲纹路许久,低笑自语。
要变天了。

门框撞击锁钥发出厚重低响。

评论

热度(8)